betway必威中国

潮安浮洋村官成土皇帝 豪华别墅占地超10亩

时间:2016-8-25 11:55:13 来源:南方网 15条评论

图为陈树龙在村里的豪华别墅。

  清晨,潮安区浮洋镇乌洋市场人流熙攘,乌洋村的村民一早便来这里摆摊叫卖,勤勤恳恳为生计奔忙。

  日子并不总是这样平静。过去,这个村子“蝇贪”为害,损公肥私,“硕鼠”横行,与民争利——

  该村原村委会主任陈树龙在1999年至2013年任职期间,将个人凌驾于组织之上,视党纪国法为无物,凭借手中权力和社会势力,侵吞巨额集体资金,非法转让土地攫取暴利,其恶劣行径在当地引起极大民愤。

  “蝇贪”不除,其害如虎。针对这一情况,我市通过反腐败协调机制,由市纪委组织协调,抽调公安、检察、国土、财政、农业等部门精干力量,以霹雳手段快速查清犯罪事实,并于去年12月31日将犯罪嫌疑人陈树龙抓捕归案,高悬的反腐利剑直指农村基层。

  多年来为祸一方的“村霸”将面对法律制裁。据悉,该案现已移送湘桥区人民检察院,目前处于公诉阶段。

  村官滥权转让土地

  侵吞百万集体资金

  陈树龙,1968年11月出生,外号“老哑龙”。

  在乌洋村,陈树龙俨然是一名“富豪”,他拥有两栋豪华别墅,其中一栋占地10亩以上,屋前还有面积超过1亩的游泳池,另有多辆名贵轿车。

  说起陈树龙,当地村民直摇头:“他就是个土皇帝!村里的事,都由他一个人说了算!”

  陈树龙独断专行,他利用职务便利,将个人凌驾于村委会之上,办事不讲程序和规矩,村里重大事项根本不进行民主决策,导致村务管理成了“一言堂”,滋生了各类影响恶劣的腐败问题。他无视国家法律法规,未经县一级国土部门批准同意,擅自以村委名义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,先后将村8处农用地共计64.63亩(其中基本农田48多亩),非法转让给黄某等8人办企业。

  随着个人欲望不断膨胀,陈树龙不知收敛,频频利用村内土地资源“坐地生财”。侦查人员告诉记者,任职期间,陈树龙不经任何会议或村委会成员研究,完全以个人代替村委名义出租土地、铺面7处,并由个人高价收取土地、铺面租金,然后以低价在村委会入账,或干脆不入账,谋取巨额不法利益。

  上述7处土地、铺面,陈树龙共收取高价租金324.5万元,在村委会入账11万多元,仅占其收取租金的3.57%,个人非法侵占村委会资金高达312万多元。

  说起这件事,乌洋村村民陈先生向记者出示了一张收据。这张收据,是陈先生在2005年10月17日向村委会购买两间铺面用地时开具的,上面登记的金额是16575元,但实际上,陈先生交给陈树龙的,远远不止这些钱。

  “我当时问阿龙,有没有两间地可以卖?他说有,每间5万元。我就向他买了两间,两间10万元。我还拿给他5000元,要他给我办国土证。但是后来他没有去办,我也没有去找他。”陈先生告诉记者。

  就这一桩“买卖”,陈树龙私吞了近9万块钱。

  挪用公款中饱私囊

  贪婪无度屡屡犯案

  2012年1月,陈树龙出现手头资金紧缺的情况。为了偿还巨额债务,陈树龙再次念起了“歪经”。

  这一次,他打起了炮浮公路拆迁补偿款的主意。

  很快,他便联系上了时任浮洋镇东陇村村委会主任朱金荣。陈树龙告诉朱金荣,他参股的betway必威中国市华浮公路建设有限公司,是炮浮公路的征地合作方,他会以公司代表的身份,出面协调浮洋镇政府,将部分拆迁补偿款拨给东陇村。

  “我手头比较紧张,你来出面,先把一些补偿款借给我周转。”陈树龙跟朱金荣说。

  1月16日,陈树龙向朱金荣提供了其债主黄某的银行账号。朱金荣随即指使东陇村会计朱奕斌,从村的拆迁补偿款中划拨200万元到黄某账户,用于偿还债务。

  事情并没有结束。后来,陈树龙又一次伸出黑手,将东陇村的拆迁补偿款揣进了自己的腰包。2013年1月28日、29日,陈树龙再次伙同朱金荣,以同样的方式从东陇村拆迁补偿款中划拨200万元到陈树龙的银行账户,由陈树龙使用支配。

  上述这两笔款项共计400万元,至今仍未归还。现在,回想当初自己与陈树龙之间的不法勾当,已经落网的朱金荣后悔不已。

  挪用资金据为己用,对陈树龙来说已经是惯用的伎俩。

  2012年至2013年期间,陈树龙还向浮洋镇花宫村借款3笔,共计190万元。借款过程中,陈树龙拿了2万元的“好处费”,向花宫村部分村干部行贿。

 雷霆出击“灭蝇”治腐

  跨省追捕村霸落网

  2015年12月17日,一份来自省纪委的暗访片送达市纪委。陈树龙一系列贪腐情节,在暗访人员的调查中浮出水面。视频中,当地村民对身边的腐败感受痛切,大家饱受陈树龙欺压,但慑于其势力,不得不忍气吞声。

  对此,省纪委提出明确要求:对欺压群众的黑恶势力决不姑息,要雷霆一击,打掉其嚣张气焰,维护党纪国法的尊严。

  “一定要从速从严侦办该案!”对暗访片所反映的问题,我市快速反应,雷霆出击。当晚,我市成立“12·17”专案组,由市委常委、市纪委书记黄远通亲自督办,副市长、市公安局长陈声亮,市检察院检察长陈伊拉共同研究部署,抽调精干力量,根据暗访片反映的陈树龙违法犯罪线索进行分析研判,确定从群众反映最为强烈的强占土地铺面、侵吞集体资金入手,全面展开侦查工作。

  对查办该案,黄远通强调,要采取先秘密调查、固定证据,再实施抓捕破案的策略。鉴于该村霸长期盘踞地方为非作歹,案件查办要突出突然性和震慑性的特点,务必办成铁案,除恶务尽,“要努力营造农村安居乐业、风清气正的良好环境!”

  紧接着,专案组通力合作,周密部署,一场铁腕治腐的“灭蝇”行动迅猛展开。

  “这一次来势不对!”专案组的雷厉风行让陈树龙大惊失色。他仓皇离开,从广东逃窜到福建、海南三亚等地。就在他准备北上的当口,公安民警已将他牢牢控制。

  2015年12月31日,专案组经过周密布控,辗转多地,历经多时,最终在三亚市一家酒店将陈树龙抓捕归案。

  陈树龙落网后,专案组随即展开进一步调查取证。为了掩盖违纪违法所得,陈树龙也是费尽心机。据乌洋村一名原村委会干部介绍,陈树龙当村主任时,指使村干部搞两套账,一套备查,一套是账外账。

  调查取证碰到不少难题。在这个过程中,侦查人员耗费大量心思,认真细致地开展工作,终于调取了一批书证、物证,形成了证据链条。

  今年2月2日,经市人民检察院批准,陈树龙涉嫌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罪、职务侵占罪、挪用资金罪,被公安机关依法逮捕。“灭蝇”行动合乎民意,深得民心,消息传开,乌洋村广大群众奔走相告,一致叫好。

  走上不归路的陈树龙,也给广大基层干部上了发人深省的严肃一课。“这对干部来说是一个教训,”乌洋村原党支部书记陈广镇感慨地说,“希望以后党员干部不要跟他一样,犯类似的错误。”

  ◆记者手记

  “小官大贪”敲响监管警钟

  常言道:“别拿豆包不当干粮,别拿村官不当干部”。

  像陈树龙这样的村官,职位虽然不高,权力看似不大,但他们身处服务群众的最前沿,与群众利益关系最为密切。村官腐败,直接啃食百姓“获得感”,直接影响党和政府形象,直接蛀蚀党的执政根基。

  因此,对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,必须严加惩治,毫不留情。该案的查办,也体现了市委、市纪委打击农村腐败问题的坚定决心和前所未有的力度。

  市纪委还强调,要以陈树龙案件为警示,全面深入开展农村基层党员干部违纪违法线索排查,对类似的“小官大贪”、“小村大腐”问题线索,发现一起,严处一起。

  治理基层的“小官大贪”现象,必须下猛药,也要治病根。

  首先,严把基层干部“入口关”是关键。乌洋村村民告诉记者,当初,陈树龙当选村委会主任时,年仅32岁。换届选举时,陈树龙承诺在村内实施自来水改造工程,大伙认为这个年轻人有干劲有魄力,就把选票投给了他。

  “刚开始的时候,他也做了一些实事,例如修公路、建市场,”一位姓黄的村民说道。当时,乌洋村城镇化进程不断加快,土地快速涨价、项目接连上马。看到其中隐藏的巨大经济利益,“精明”的陈树龙找到了发财良机,他抵挡不住诱惑,不惜通过非法手段满足贪欲,最终酿成恶果。

  “以后村里要选干部,希望上级部门加强监管,避免出现拉票贿选的情况。”村民们感慨地说,“我们也要有主见,有好的眼光,选出一个能发挥带头作用,真正为村民负责的人。”

  “农村的建设发展,村官的角色十分重要,”市纪委常委吴构松说,“农村换届选举一定要严把村官的入口关,在候选人的推举、考察中要注重鉴别能人,警惕恶人,避免心术不正的人混进干部队伍。”

  在广大农村,像陈树龙这样的“小官大贪”并非个案。农村腐败乱象,也敲响了基层权力监管的警钟。吴构松认为,在加大惩治力度的同时,还要进一步完善和落实村务公开、“三资”管理等制度,保障村民知情权,加强对村两委和基层干部权力运行的监督制约,筑牢村干部拒腐防变的“防火墙”,为推进农村改革发展、增进群众福祉提供有力保障。

网友表态

1

3

0

2

1

5

0

1

0

10

网友评论(15条)
发表评论
匿名
相关阅读
30天内热门点击
最新更新